[字体大小: ] [打印] [关闭窗口 ]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佛冈文化
上岳古民居,伸向历史苍穹的锅耳
时间:2016-04-06 14:51:00  来源:佛冈新闻信息中心
  

   “尽伦理,睦宗族,勤职业,正名分,教童蒙,完国课,息争诉,严守望,禁赌博,警为非”——这是两岳乡规十条。还有先贤文公家训、柏庐公治家格言、柏庐公有劝言四则、文公增订蓝田乡约等等。

 

 

归人里

 

  坐落于龙山镇民安的上岳村,是目前广东省规模最大、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之一。当地族人治家严谨,尊崇儒家的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”。上岳古村落2008年被评为广东省首批古村落之一;2010年被国家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部、国家文化局评定为历史文化名村;2012年被评为广东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2004年,在上岳咸水村发现了公元301年前的西晋古墓葬,出土的大量古墓葬砖上有铭文“建始元年辛酉岁七月周家立”的字样。由此证明,在上岳村这片土地上,早在西晋时就有人居住。而上岳村古民居则始建于南宋,鼎盛时期为清代,是南宋抗元英雄朱文焕的子孙世居,距今已超过720年的历史。 

 

上岳

 

  上岳村因岳山得名。岳山在清远北江飞来峡东约10公里处,岳山之水自东北向西南流入潖江河,故岳山之水上游为上岳,下游为下岳。

  据《广东通志》、《清远县志》和《朱氏族谱》记载,帝祥兴年间(1278年),朱氏始太祖大理寺评事府尹朱文焕,护帝南来,抗击元兵于北江,孤军固守于清远、英德交界处的旧横石,虽深负重伤,仍击鼓指挥抗敌,鏖战两天两夜,最后壮烈殉国。二世祖继贤公奉府君遗骸葬之横石守孝三年不仕,买上岳田庄一所为棲隐地。经100多年后,六世祖太封君英公因避元乱,遂携妻子归隐于上岳。明末清初是上岳村发展的重要阶段,逐渐形成一个中心、两个居住片、街道串接里式院落的格局,并在村中心的地带衍生出不同职能的中心:商铺、当铺、祖祠、泗吉堂(私塾)等。民国战乱时期,上岳村以坚固的防御体系免受战争炮火的洗礼,并未遭受较大程度的破坏。素有“天上雷公凿,地上上下岳”之说。

  整个建筑群有三十多个建筑村落,主要有十八个里。五家为一邻,五邻为一里,上岳村十八个里,其中相连在一起的上归仁里、中归仁里、下归仁里是保存最为完好的古建筑群,建于乾隆年间。一个里有一个门楼,门楼的门匾乍看没什么特别,细看会发现三个归字各不相同,后两个分别少了一横、一撇。村民介绍说,三个归仁里由于建造时间不一,古人想出这个法子来区分。各里外以稳固森严的围墙连成一体,围墙上没有窗户,只有枪眼、观察孔稀疏点缀其间,成为古村重要的防御屏障;同时各里又以独立的门楼区分,相互之间互不干预,自成一体。全村18口鱼塘分布村中各里,除了养鱼,又可防火,起着调节局部气候、调整生态平衡作用,人与环境和谐统一。

  古民居大部分为明清建筑,主要分布在村里的横围片和上岳片,其中横围片的明清建筑保存情况较好,民国时期的建筑不多,多分布在横围片。上岳村每一个里都有自己的门楼。古门楼的建筑风格大都一致,硬山顶式的山墙,高大的趟栊门,门的上方开有两个狭长呈长方形的枪眼。有的门楼会在两枪眼的中间位置书写“里”的名称,上面一般都绘有精美的壁画,或者题有古诗,其中往往有年代的题款,从中可知建筑的年代。

 

锅耳楼屋脊

 

朴山朱公祠壁画

 

同治年间壁画

 

  房屋山墙则是有名的锅耳墙,因其形状与明代官帽形状相同,又与菜锅的手柄相似得名。在元明清时代,锅耳墙并非由百姓随意建造,拥有功名的人才有此资格。官位大小决定锅耳的高低,上岳村有的锅耳墙在额角上雕龙画凤,可见屋主当年的地位显赫。民间还有另一种说法,修锅耳墙可以保佑子孙当官,蕴涵富贵吉祥丰衣足食。锅耳墙又称为“鳌头墙”,有独占鳌头的寓意。  

  上岳朱氏注重诗书教育,上归仁里的泗吉堂,就是以前村里的私塾,直到1932年,留日归来的朱佑汉发起创办了普美学校之前,上岳的学童们都到这里念书。室内山墙顶上以花鸟为主题的壁画,历经百年,色彩依旧鲜艳。

  下归仁里的泗美楼(银楼),是村里最坚固的建筑,曾经是村里的银楼,存放族中公家的钱银。银楼外墙厚实,有近一米,大门是与门廊齐高的铁栅。若是遇到战乱或盗匪,大门一关,谁也奈何不了。沿堂屋的木梯子上到二楼,墙上正面侧面各两个方孔,通过方孔能环视全村,既是观察敌情的瞭望口,防御外袭的射击口,又能通风透气。原本的银楼有三层,抗日战争时,村民因为担心楼层太高容易成为日军轰炸的目标,把顶层拆掉了,如今只剩下两层。 

 

泗吉堂外景

 

古井

    朱氏后人长期保留了祭井的风俗,村中每个里都有一口井,每逢节气祭日,上岳村村民都要到井边拜祭井神,以祈求风调雨顺。为了祭井方便,村民在井旁设立神龛,朴山朱公门前的水井还有小通道与一旁的神龛相连,据说是为了神龛与井底之神的气脉相通,所以会有给神龛上香,井里会冒烟的神奇景象。不过现在少有见到大规模的祭拜井神活动,但每户人家正月十五、红白喜事的时候都还是要给井神上香的。这种祭井文化在全国已经十分罕见。多少年过去了,古村上下物是人非,但古井仍在,井水仍甜。从外地回来过节的上岳村人,都会打一杯井水,一饮而尽,以解思乡之情。  

  踏响石板路的沧桑,走向岁月的高处,展眼看青砖黛瓦,雕梁画栋, 灰塑彩绘、浮雕木刻栩栩如生。锅耳楼高低错落,仿佛大地竖起巨耳,伸向苍穹,听古往今来历史更迭,人间悲欢(佛冈县文广新局) 

 

责任编辑:雨橦 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